当前位置:主页 > 8080.cc香港正版资图纸 >

文章标题:坏腰子杨树皮【微篇小说】 - 午夜街?的?? - 红豆博

发布时间: 2021-11-05

    杨树皮抓过猪后蹄,剔骨刀轻快一旋,长捅条插进去把猪身捅了个遍,张开嘴噙着破口处,深吸一口气,脸红脖子粗地“噗噗”一吹,一头猪便变得浑圆鼓胀,然后烫猪刮毛、开膛破肚,一气哈成,眨眼之间,嘁哩喀喳,两扇冒着热气的猪肉,猪头猪肺猪下水(肚肠),便摆在了肉案上。杨树皮腾手掏出两个猪腰子,撒一撮细盐,朝还有余火的灶坑里一塞,随便一拨拉一翻,烘烤的里生外熟,急毛燎燥地扒出来,噘起嘴,“噗噗”一吹柴灰,大嘴一张,咯登一口,顺嘴角滴血。杨树皮一边嚼一边说:“嗯,这东西,半生不熟最好,香、嫩、脆,给个金圪瘩儿也不换。”一头猪两个腰子,杨树皮从二十岁开始杀猪卖肉,杀了三十年,最少也有六千头,杨树皮吃了一万多个猪腰子。

三闺女莲莲说,我就这一个爹,不换我的,我就没爹了。

【原载《广西文学》2020年第6期、《微型小说选刊》2020年16期转载、入选《2020年河南文学作品选?小小说卷】



坏腰子杨树皮

?墨村





杀猪杀尾巴,一人一杀法。杀尾巴究竟怎么个杀法,没见过,可墨村的杀猪匠杨树皮杀猪称得上一绝。

一般人杀猪,需要有几个帮手,分别抓牢猪的四蹄,抬起来,捺在门板上,猪头耷拉门板一头。杀猪人扳过猪头,从猪脖子下方一刀捅进去,拔出刀,血便从刀口处窜出来,另一个人端着洗脸盆接猪血。猪疼得紧,四蹄乱蹬,拼了命地挣扎。一不留神,拚了刀的猪会从捺着的人手里滑出来,窜下门板,脖子上滋着血,乱窜乱跳,撞倒了桌椅板凳,拱翻了接血的脸盆,嗷哧嗷哧,喷着血脖子,整得满院子血糊拉渣,搞不好,还得重挨一刀。

杨树皮杀猪不需帮手,再厉害的猪都是一刀毙命,干净利索。杨树皮嘴里噙着放血刀,双手用力一扳猪的一条前蹄,“嗵”一声,就把一头一二百斤的大肥猪放翻在地,双膝顺势跪压在猪脖上,左手扣牢猪的一条前腿腋窝,右手拿过嘴里的放血刀,不等猪明白过来是咋回事,噗,长长的刀子从脖子处已刺及心脏,外面只露半把刀把儿,然后长刀一抽,往嘴里再一擒,两手把猪头往后死命一扳,喷涌的猪血便箭一般射向事先备好的脸盆里。半指烟工夫,刀口处还在冒着血沫子,猪的四条腿却早已蹬得蹦直了。

    杨树皮抓过猪后蹄,剔骨刀轻快一旋,长捅条插进去把猪身捅了个遍,张开嘴噙着破口处,深吸一口气,脸红脖子粗地“噗噗”一吹,一头猪便变得浑圆鼓胀,然后烫猪刮毛、开膛破肚,一气哈成,眨眼之间,嘁哩喀喳,两扇冒着热气的猪肉,猪头猪肺猪下水(肚肠),便摆在了肉案上。杨树皮腾手掏出两个猪腰子,撒一撮细盐,朝还有余火的灶坑里一塞,随便一拨拉一翻,烘烤的里生外熟,急毛燎燥地扒出来,噘起嘴,“噗噗”一吹柴灰,大嘴一张,咯登一口,顺嘴角滴血。杨树皮一边嚼一边说:“嗯,这东西,半生不熟最好,香、嫩、脆,给个金圪瘩儿也不换。”一头猪两个腰子,杨树皮从二十岁开始杀猪卖肉,戴高乐将军曾孙女:“使中法关系变得强大的,是长期持,杀了三十年,最少也有六千头,杨树皮吃了一万多个猪腰子。

摆在通往乡街马路边的两个猪肉架子,一个是杨树皮的,另一个是他叔伯哥杨树叶的,肉架下的小木箱里扔满了咔嚓响的红票子。杨树皮后来总是腰疼,疼起来要命。杨树皮开始没在意,暗想可能是累着了,歇歇就好了。谁料,日复一日,越来越严重,浑身提不起一丝儿劲儿,坐着不动,也直出虚汗。脸肿了,腿肿了,指头一捺一个坑儿。去医院一检查,医生盯着透视片说,恁的肾坏了,一个枯憷(萎缩)了,一个化浓了。先做透析,再配型,等寻来肾源,换肾吧。

杨树皮问:“啥叫肾?”医生说:“腰子。”杨树皮说:“猪腰子行不?”

医生哭笑不得:“牲口的,换了没用。等着换肾的病人太多了,有的已等了几年了。想快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找自己亲人的,只要配上型,一个就行了。”

杨树皮说,有了腰子,换一个得多少钱?医生说,肾移植费用一般在30万以上,配型成功换了肾,为控制排异反应,需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,每月费用大约几千。

杨树皮说,我的天,那还不如杀了我,我浑身骨头旋成扣儿(纽扣)卖,也值不了几个钱。不治了,回家等死吧。

树树叶女人仰着哭肿的大眼泡,撩起衣裳下摆对医生说,我是他亲女人,换我的吧。医生说,亲女人也没血缘关系,用不了。

杨树皮父母老了,腰子也老了,就是想给儿子换,换了也没用。杨树皮是个独子。父母就拍着大腿嚎,老天爷呀,作孽哦,年轻时咋就不知多生几个嘞!

杨树皮没有儿,倒是有三闺女,可都先后出了门。大闺女从小就身体弱,整天病殃殃的,嫁了人仍旧药罐子不倒,自己都顾不了自己。

那么,就只剩二闺女和三闺女了。

二女婿和二闺女,互相瞧着,就是不吭声,鳖瞧蛋一样瞅了半天,二闺女忍不住刚要说话,二女婿却开了口。二女婿说:“我成年累月在外跑生意,家里俩老人,还有正上学的儿子和闺女,全都指望着彩彩一个人照顾着,要换彩彩的腰子,肯定不中。我们情愿多出点钱。”

话都说到这份上,看来二闺女彩彩也指望不上了。三女婿和三闺女倒是通情达理,可家里从东墙根到西墙根没一样值钱的东西。三女婿说,只要莲莲同意换,我没意见。

三闺女莲莲说,我就这一个爹,不换我的,我就没爹了。

杨树皮心里像刀子剜,狗喘粗气样拍着床帮骂:“一群没用的鳖柯叉(疯丫头),恁们的钱我一分不要,老子自己出。”

结果,日子差一些的大闺女凑了一万,二闺女拿出了三万,剩下的,全是杨树皮自己掏的养老钱。

杨树皮换了三闺女的一个腰子后出院了。

杨树皮成了一个废人。杀不了猪,也干不动农活,每个月还要吃几千元的药。杨树皮杀了一辈子猪,卖了一辈子肉,攒了一大堆钱,却经不住一场病,欠了人一屁股两肋巴。杨树皮一病回到解放前,成了低保户。杨树皮哭了:“都说吃啥养啥,我吃了一辈子猪腰子,咋就害了腰子病,一个枯憷了,一个化脓了,没有一个好,老天爷嘞!你那把刀子可真够毒嘞!”

双日乡街逢集,杨树皮的叔伯哥杨树叶的猪肉架子,孤零零守在村前通往乡街的马路边。杨树皮披着衣裳,坐在他家大门外的一张躺椅里,盯着杨树叶的猪肉架子,眼睛血红。天长日久,杨树叶屁股上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?子,连杀猪刀都割不动。

【原载《广西文学》2020年第6期、《微型小说选刊》2020年16期转载、入选《2020年河南文学作品选?小小说卷】

?墨村

那么,就只剩二闺女和三闺女了。

结果,日子差一些的大闺女凑了一万,二闺女拿出了三万,剩下的,全是杨树皮自己掏的养老钱。

二女婿和二闺女,互相瞧着,就是不吭声,鳖瞧蛋一样瞅了半天,二闺女忍不住刚要说话,二女婿却开了口。二女婿说:“我成年累月在外跑生意,家里俩老人,还有正上学的儿子和闺女,全都指望着彩彩一个人照顾着,要换彩彩的腰子,肯定不中。我们情愿多出点钱。”

医生哭笑不得:“牲口的,换了没用。等着换肾的病人太多了,有的已等了几年了。想快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找自己亲人的,只要配上型,一个就行了。”

杨树皮父母老了,腰子也老了,就是想给儿子换,换了也没用。杨树皮是个独子。父母就拍着大腿嚎,老天爷呀,作孽哦,年轻时咋就不知多生几个嘞!

摆在通往乡街马路边的两个猪肉架子,一个是杨树皮的,另一个是他叔伯哥杨树叶的,肉架下的小木箱里扔满了咔嚓响的红票子。杨树皮后来总是腰疼,疼起来要命。杨树皮开始没在意,暗想可能是累着了,歇歇就好了。谁料,日复一日,越来越严重,浑身提不起一丝儿劲儿,坐着不动,也直出虚汗。脸肿了,腿肿了,指头一捺一个坑儿。去医院一检查,医生盯着透视片说,恁的肾坏了,一个枯憷(萎缩)了,一个化浓了。先做透析,再配型,等寻来肾源,换肾吧。

杨树皮说,我的天,那还不如杀了我,我浑身骨头旋成扣儿(纽扣)卖,也值不了几个钱。不治了,回家等死吧。

杨树皮换了三闺女的一个腰子后出院了。

杨树皮杀猪不需帮手,再厉害的猪都是一刀毙命,干净利索。杨树皮嘴里噙着放血刀,双手用力一扳猪的一条前蹄,“嗵”一声,就把一头一二百斤的大肥猪放翻在地,双膝顺势跪压在猪脖上,左手扣牢猪的一条前腿腋窝,右手拿过嘴里的放血刀,不等猪明白过来是咋回事,噗,长长的刀子从脖子处已刺及心脏,外面只露半把刀把儿,然后长刀一抽,往嘴里再一擒,两手把猪头往后死命一扳,喷涌的猪血便箭一般射向事先备好的脸盆里。半指烟工夫,刀口处还在冒着血沫子,猪的四条腿却早已蹬得蹦直了。

2021-10-16 17:26 坏腰子杨树皮【微篇小说】

双日乡街逢集,杨树皮的叔伯哥杨树叶的猪肉架子,孤零零守在村前通往乡街的马路边。杨树皮披着衣裳,坐在他家大门外的一张躺椅里,盯着杨树叶的猪肉架子,眼睛血红。天长日久,杨树叶屁股上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?子,连杀猪刀都割不动。

杨树皮没有儿,倒是有三闺女,可都先后出了门。大闺女从小就身体弱,整天病殃殃的,嫁了人仍旧药罐子不倒,自己都顾不了自己。

杨树皮成了一个废人。杀不了猪,也干不动农活,每个月还要吃几千元的药。杨树皮杀了一辈子猪,卖了一辈子肉,攒了一大堆钱,却经不住一场病,欠了人一屁股两肋巴。杨树皮一病回到解放前,成了低保户。杨树皮哭了:“都说吃啥养啥,我吃了一辈子猪腰子,咋就害了腰子病,一个枯憷了,一个化脓了,没有一个好,老天爷嘞!你那把刀子可真够毒嘞!”

杨树皮心里像刀子剜,狗喘粗气样拍着床帮骂:“一群没用的鳖柯叉(疯丫头),恁们的钱我一分不要,老子自己出。”

一般人杀猪,需要有几个帮手,分别抓牢猪的四蹄,抬起来,捺在门板上,猪头耷拉门板一头。杀猪人扳过猪头,从猪脖子下方一刀捅进去,拔出刀,血便从刀口处窜出来,另一个人端着洗脸盆接猪血。猪疼得紧,四蹄乱蹬,拼了命地挣扎。一不留神,拚了刀的猪会从捺着的人手里滑出来,窜下门板,脖子上滋着血,乱窜乱跳,撞倒了桌椅板凳,拱翻了接血的脸盆,嗷哧嗷哧,喷着血脖子,整得满院子血糊拉渣,搞不好,还得重挨一刀。

话都说到这份上,看来二闺女彩彩也指望不上了。三女婿和三闺女倒是通情达理,可家里从东墙根到西墙根没一样值钱的东西。三女婿说,只要莲莲同意换,我没意见。

杨树皮说,有了腰子,换一个得多少钱?医生说,肾移植费用一般在30万以上,配型成功换了肾,为控制排异反应,需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,每月费用大约几千。

类别: 短小说 |  评论(0) |  浏览(1273) |  收藏 |   本文固定链接 | 推荐 一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?登录 验证问题: 3+5=?

杀猪杀尾巴,一人一杀法。杀尾巴究竟怎么个杀法,没见过,可墨村的杀猪匠杨树皮杀猪称得上一绝。

杨树皮问:“啥叫肾?”医生说:“腰子。”杨树皮说:“猪腰子行不?”

树树叶女人仰着哭肿的大眼泡,撩起衣裳下摆对医生说,我是他亲女人,换我的吧。医生说,亲女人也没血缘关系,玉林27家企业参展深圳餐博会 积极融入大湾区-广西新闻,用不了。